2016年01月02日

全球最頂級交易員回憶錄

巴塞羅那的圣家大教堂。高迪31歲接手設計,直到74歲被有軌電車撞到。他一生為喜歡的事業而奮斗,最后葬在教堂的地下室。130多年了,這座教堂還沒有完全落成,還有不少腳手架。交易員這個行業,正在死亡。交易員們會死去,但交易永生。

 

全球最頂級交易員回憶錄

是的。不要驚奇。交易員這個行業,正在死亡。

我認識這行業,除了因為投行工作原因,也是因為曾堅持追求一對沖基金交易員多年。那基金在紐約中城,但我們沒有時差問題:基金是亞洲主題,專做香港、韓國和日本股票。

到了晚上,在卡耐基梅隴大廈地下停車場,她的同事們開車回曼哈頓或者澤西的家。她則停車入位,在車里給我打個電話,說幾句話,然后掛掉,上樓,打開電腦和彭博終端,面對11個屏幕,盯著整個基金倉位的變化。大多數交易,得等老板指令,但在一定資金范圍內,也可以自己決定組合、交易和倉位。日子好的時候,一年掙兩百萬美金;衰年,這數字除以五。好年,年終在東方文華酒店開派對;衰年,也照樣開。

這感情注定堅持不了多久。后來我娶了個北京姑娘。她,繼續在紐約交易、散步、聽音樂會、看美網。偶爾,她也去總領館,看看已奉調回國的父親的一些老朋友,吃頓領館山東廚子的刀削面。

我們還會在微博或微信上見到彼此,雖然不會評論或點贊。這種感覺,就像一枚樹葉的化石,過了千萬年,脈絡痕跡還在。

想念外匯交易員,所以寫寫交易員。

交易員和交易員,根本不是一回事兒。

交易員1.0

交易員1.0——執行交易員

絕大部分國內交易員,只是接受客人或基金經理指令,在一定時間內,盡可能低買高賣。因為只是執行,又叫執行交易員。

股票,期貨,債券,期權,有多少類證券品種,就有多少類交易員。股票交易員,腦容量得大,記得住幾百個代碼,手得快,打在鍵盤上猶如野蜂狂舞;債券基金交易員得會來事兒,銀行界投資界朋友得多,債券不是競價交易,什么價格,能不能做成,往往哪個取決于你和電話另一邊的私人關系如何;期貨交易員得聞得出盤面的氣味,一個建倉或平倉大單,十個人能做出十個價;外匯宏觀交易員,必須起碼是半個經濟學家,真懂宏觀、貿易和貨幣。

這類交易員,男女均有,女性更多,因為手指纖細,不會輕易打錯,fat finger error少,而且女性專注力更好。對她們而言,上班時間平平穩穩做好單子,下班前填好表格就行。

當然,難免有執行錯誤之時。在一家跨國商業銀行中國區分行工作時,我見過一年輕交易員,突然驚呼一聲,捂著臉跑去主管室,鎖上門直抽泣。一看就是交易差錯,不定哪兒就打錯數字了。這得賠客戶。還好,交易室平時會留一個交易差錯池,定期存錢,預備哪天犯錯,算是預先自己買個保險,因為再NB的保險公司也沒有交易險。資深交易員都說:最好的朋友,就是一個高質量鍵盤。

客戶什么人都有,不好伺候。指令來了,要求賣出1個億,這個量,很可能會瞬間打垮當前交易曲線。好的交易員就得看著盤面,琢磨,判斷,等待,力求賣出好價錢,還不能驚動市場。不過,如果盤面冷清,始終沒有足夠流動性,時間又緊迫,不得已就得往下砸盤。一身大汗的好不容易做完,結果賣量的加權價格也許比收盤價還低,于是客戶電話立刻飛過來罵娘。男交易員就被罵得更兇。

總之,執行交易員,替客人下單,心里沒有負擔。這是交易員1.0,小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