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2日

一位操盤手22年的投資生涯

第一次見關工是今年成都草莓音樂節前夜。

6月12日晚間,因為朋友搭線,我們坐上了成都一家“老媽兔頭”(川菜館)的同一張飯桌。

此前得知,關工1990年代初就進入期貨市場,后折進證券市場。他現在幫很多朋友操作股票交易,每人500萬起,利潤分成30%(偶有20%,沒有管理費)。因為賬戶太多,他需要專門雇人下單。

那時一位上海老大哥的柜臺交易系統剛上線不久,我正在嘗試在他的用戶增長中分一杯羹——幫他拓展用戶。

我跟關工介紹說,這個柜臺交易系統支持開放的API接入,便于二次開發;不掉單;行情速度快市面上的系統2秒;系統延時方面也有優勢。

他一直專心地剝著小龍蝦,我則背誦著自己似懂非懂的產品特性。他表示,行情速度優勢還是不錯。但聊到最后,我武斷地認為,他勉強表示出這個興趣點,多少有些照顧情面的意思。

關工的交易風格是看好一只股票,直接市價買入,甚至掛高于市價的單子。計較每股幾分錢的差價,對他來說,顯得太不大方了。

席間,關工接到電話,有人托朋友輾轉找到他,要他推薦幾只股票。打來電話的人有600萬資金準備入場。那天周五,上證指數(也就是大盤指數)收盤價5166.35。

關工說了幾只他正在關注的股票,并提醒朋友的朋友,少量資金入場沒問題,就當娛樂一下,大資金還是慎重一些。

掛斷電話,關工說:“都什么時候了,才想起要入場。”

第二個交易日(次周一),上證指數下跌超過100點,開啟了這一輪暴跌。

7月30日下午收盤后,我在重慶拜訪了關工,長談至晚上九點。如果沒有我打擾,那個下午他會去健身,或者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