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2日

一個期貨大佬的回憶錄:我是如何在半個月里輸掉30個億

一名期貨作手,經歷無數次失敗與勝利,終成億萬富豪,最終卻仍抵不過一次千金一擲的毀滅。他有怎樣的傳奇經歷?他又給了我們怎樣的啟示?

2015年8月10日,上海浦東新區川沙新鎮的一棟別墅樓里,劉杰行動遲緩地翻出房產證,準備變賣他的家產。窗外透析出的陽光,折射在他身上,顯示出這樣一出場景:一張皺紋縱橫的臉上寫滿倦意,白了大半的頭發也似乎在訴說歲月的無情。

從一名普通新聞記者做起,自上個世紀90年代初投身股市,一路沉浮跌蕩,暴富破產,終在2007到2008的一年里,實現了三十多億的財富。豈料今年五月底,股市暴跌;到六月初,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這位億萬富豪卻將這三十多億敗得精光,并欠下2000多萬的外債,如今需要靠變賣房產來償還他所欠下的債務。

股市的跌宕起伏,仍在繼續;而這位曾經的強者,卻再也沒有力量走下去。

強者的游戲

1992年5月21日,是劉杰永遠銘記的日子。

這一天,上海證券交易所綜合指數收盤于1266點,一天之內狂漲105%。在不到兩年前的(1990年)12月19日,劉杰把在報社積蓄了6年的5萬塊全部買入了上交所僅有的8支掛牌股票。這表明在這一天,不計算每支股票各自盈虧,劉杰將收獲10萬余元的碩果。

一年多掙了從前六年的錢,這讓劉杰感覺眩暈與難以置信;“天降餡餅”一般的驚喜,也讓他有些難以自處。而新聞記者的理性,則讓他迅速做出判斷:賣掉所有上漲股票。云詭波譎,漲跌難測,這是股市歷來的屬性;見好就收,是唯一順應市場發展之舉。

賣掉了所有上漲的股票,劉杰獲利近20萬。交清其余下跌股票的保證金,憶苦思甜,劉杰久久難以平靜。

幾年前,以“楊百萬”為首的投機分子倒賣國庫證券、有價證券及倒買倒賣郵票,成為中國金融市場響當當的人物,這讓劉杰又饞涎,又羨慕。在當時,安分守己的劉杰,厭倦了枯燥工作的波瀾不驚,卻也不敢輕易將積蓄拿來冒險——這也是當時中國人的普遍心理:利用中外國度信息高度不對稱,進行市場投機倒把,或許會讓自己名利加身,但更可能讓自己傾家蕩產。它是屬于強者的游戲。

而上交所8支股票的誕生,就不一樣了。當時,股票在中國是一個混沌初開的資本市場,倒賣國庫券等賺黑心錢的內幕丑聞已被曝光,按照歷史發展秩序,這預示著炒股將是一次充滿活力的金融變革。

楊懷定的果敢,賺得富甲一方,成為“楊百萬”,早將劉杰的心戚戚焉滌蕩無存;錯過了曾經的契機,面對新的資本誘惑,劉杰更不甘再次缺席。做新聞的明銳與果決的判斷,終于兌現成了他這次理想與行為的雙重勝利。

到1992年,資本市場上的股票越來越多,而且深圳證券交易所也在1991年7月3日開業。這是個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美妙前景,初嘗甜蜜收獲滋味的劉杰開始飄飄然,不安于室的斗獸之心終于戰勝安分守己。他辭去了記者工作,除了生活開銷,他將所有資本全部投入股票的買入。

就這樣,劉杰通過不斷的低價買入高價賣出,實現滾雪球一般的財富增長,資產迅速積累超過百萬,成為“劉百萬”;如果不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或許劉杰會認為,整個中國的資本市場都被他玩弄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