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2日

一個90后分析師的血淚史 經歷了人生無數次投資爆倉

“您好,這里是XXX投資有限公司,請問您有對黃金白銀的現貨交易感興趣嗎?”

也許你曾經接到過這樣的電話,甚至不止一兩次。

8月20日上午,我在成都市區的一家面包店約見了分析師墨有魚。他供職的,就是一家常給“客戶”打這種電話的投資公司。

“你們都從哪里拿到‘客戶’電話?”我問墨有魚的前同事小龍,一位現在已經轉行做保險經紀人的女孩。

“我也不知道。是領導給我們號碼。”小龍說。她在公司待了一年,去年夏天辭職,因為“工作比較枯燥”。那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準確一點講,墨有魚供職的公司屬于現貨電子交易平臺。現在不少城市都有商品交易所(不同于期貨交易所,商品交易所的交易標的為現貨商品)、貴金屬交易所、農產品交易所、文化藝術品交易所等。形形色色的投資公司——也稱為“交易平臺”,作為交易所的代理,為他們爭取和服務客戶。

以大宗現貨市場為例,投資可以取得5倍杠桿(規定交20%保證金,但是實際操作中很多平臺做到了更高的杠桿),可實現T+0,有做空機制,即時交易當日結算。投資者如果熟悉基本的證券、期貨規則,很容易就能搞懂現貨電子交易規則。他們可以選擇平臺注冊賬戶、轉入資金,進行買賣操作。

在面包店,我跟墨有魚一人端著一杯飲料,閑聊了兩個多小時(采訪是之后的事)。他當天工作到凌晨三點,早上七點起床。他需要不時揉揉倦容,才能撐住那場馬拉松閑談。

墨有魚在交易平臺的職位是分析師。他需要指導接近40人的投資者隊伍,告訴他們什么時候,在什么點位入手,又在什么時候解套或者止盈。

但投資者不管他叫“分析師”。他們都叫他“老師”,或者“師傅”。后來我隨機查閱了一家現貨投資公司的網站,分析師或者師傅的角色,都是“XX圣手”、“XX殺手”、“XX女王”一類。

“你們公司有沒有給你一個這樣的頭銜?”我問墨有魚。

“沒有。那種更多的是營銷推廣噱頭,很多市場部經紀人的頭頭都有這種名頭。”他回答說。

投資者背景多樣,風險偏好也不同。有的有過股票投資經歷,有的曾經做過現貨投資,有的則連基本規則都不懂。所以他們的需求非常多樣化。

墨有魚告訴我,他的角色不僅僅是“分析”,他某些時候承擔了幫業務員游說客戶的工作,要“會聊天”,所以股票、期貨、貴金屬、外匯、原油……他什么都要知道一點。

盤中,墨有魚會根據客戶需求“在線喊單”,通過交流群或者個人對話窗口,告訴投資者他的判斷和買賣建議。

“3000點,空單可以出手了。”

“長線設好止損,短線有贏即可。數據并非大幅利好。”

“全球股市、大宗商品、貴金屬全線下跌,技術面失真,外匯市場同樣劇烈震蕩。這樣的情況下,唯有黃金的避險屬性得到充分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