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14日

齊桓公的貨幣戰爭,成就春秋霸業

2700年前,齊桓公姜小白有個好宰相,叫管仲。這倆人交情那叫一個鐵呀,一個大權在握,一個比猶太人還精,他倆合起伙來兢兢業業的工作,結果搞定了全天下。管仲使齊國成為春秋五霸,這說起來好像挺牛逼的一個事情,但是事實上,作為當時其他地區的中國人,那可是倒了霉,因為除非你是齊國人,否則,全被這哥倆算計了,即使你是齊國人,除非你是這哥倆認可的精英,否則,你也就是個牲口,也被這哥倆算計,整天牧來牧去的,還給人家哥倆拼命數錢呢。

姜小白和管仲這倆人是“中國經濟夢幻二人組”,他倆的經濟理論那叫一個多啊,整個一部《管子》倆人一問一答跟說相聲似的,各種經濟學包袱都在那里記錄著呢,這些理論,是很牛逼的,甚至完全超越時代的,比后世的《國富論》一點不含糊。

大家可能不信,說中國有如此偉大的經濟學家?

您把那個問號去掉,后面加上——管仲,就是答案。管仲在經濟學領域的境界,相當于同時代的孫子在軍事領域的境界,不過,不難想象,管仲和姜小白哥倆白天合伙收拾天下男人,晚上肯定也忙著收拾成群的女人,那叫一個忙啊,白天日理萬機,夜里多姿多彩。所以,管仲沒時間寫書,這點跟亞當斯密不一樣。管仲自己不寫,也沒想起來找槍手寫,結果,死了很多年后,齊國才整理他的著作,弄了個半截子文集叫《管子》,大家搞經濟的一定要讀,跟《國富論》對比著讀,讀完,你一定說:我FUCK!中國老祖宗怎么這么牛逼呢?跟管子比,猶太人算個小JB。猶太人這些花花腸子,感情老祖宗早都知道啊。沒錯!治理通貨膨脹、貨幣戰爭、價格與市場、稅收與財政、國家宏觀調控、社會分工,管仲都整的特明白,比亞當斯密早明白了2000年。

別不信,這一套,管仲稱其為“輕重論”,他還挺謙虛,說不是自己發明的,是學習先賢的,OMG!還有更先的賢??!!是誰啊?管仲說他們是“燧人氏、孫叔敖、單旗、泰奢、伯高......”

中國古代真的很神奇!(或許,我們民族的一出悲劇,是把半部《管子》治天下,錯弄成了半部《論語》治天下。)

管仲跟姜小白實際上軍事上不太行,齊軍有點今天美軍的味道,遇到弱的就攆出人家的屎來,遇到強的,經常被人家攆出屎(曹劊就攆的他倆褲子都跑丟了)。他倆打仗不行,玩陰的,搞貨幣戰爭可是不一般的行!今天美國用石油收拾全世界,日本用鐵礦石、稀土收拾中國,這些個陰損的貨幣戰爭的影子,姜小白和管仲那是祖師爺。這哥倆仗著自己有錢,有IQ,一箭不放,收拾了好多國家。

不信的話,聽胖舟講故事吧,大家權當樂一樂,借古思今吧。

第一次貨幣戰爭:衡山之謀

衡山國夾在齊魯之間,國民擅長制造戰爭機器,齊桓公想搞定他們又怕干不過人家,就讓管仲想辦法。管仲說:衡山國的工廠,造一臺戰爭機器要一年半以上時間,我們去衡山國不計價格,以高價進口戰爭機器,燕國和代國聽說后,必然害怕我們買機器是要攻打他們,他們要防備就肯定也來訂購,他們一買,秦國趙國也害怕,也會來爭著訂購,衡山國的產量就那么一點,天下都來訂購,機器肯定漲價十倍,到時候如此如此,肯定搞定。

于是,齊桓公去衡山國高價定購戰爭機器,結果十個月后果然燕代趙秦先后來爭購,衡山國君高興壞了,把自己的機器漲價了十倍預定給了天下各國,等著發大財。衡山國大街小巷的人都去兵工廠制造機器,沒有人種地了。十二個月之后,齊桓公又派外交通商事務大臣隰朋去趙國收購糧食,趙國糧食賣一石十五錢,隰朋給人家一石五十錢,全天下的商人都把糧食往齊國運輸,再五個月后,全天下的糧食都到了齊國,全天下的糧食價格被齊國抬高了三倍。

訂購戰爭機器十七個月后,高價炒作糧食五個月后,齊國忽然不要衡山國的機器了,還跟衡山國斷交了。齊國一不要,其他國家也都不要了,衡山國君手里沒糧食,也沒賺到錢,傻逼了。衡山國只好去齊國進口糧食,很快財政破產,齊國攻打衡山國北部,魯國攻打衡山國南部,衡山國君想了想,啥也不說了,帶著全體貴族搬到齊國做齊國公民去了。

原文載于《管子、輕重》:桓公問于管子曰:“吾欲制衡山之術,為之奈何?”管子對曰:“公其令人貴買衡山之械器而賣之。燕、代必從公而買之,秦、趙聞之,必與公爭之。衡山之械器必倍其賈,天下爭之,衡山械器必什倍以上。”公曰:“諾。”因令人之衡山求買械器,不敢辯其貴賈。齊修械器于衡山十月,燕、代聞之,果令人之衡山求買械器,燕、代修三月,秦國聞之,果令人之衡山求買械器。衡山之君告其相曰,“天下爭吾械器,令其賈再什以上。”衡山之民釋其本,修械器之巧。齊即令隰朋漕粟于趙。趙糴十五,隰朋取之石五十。天下聞之,載粟而之齊。齊修械器十七月,修糴五月,即閉關不與衡山通使。燕、代、秦、趙即引其使而歸。衡山械器盡,魯削衡山之南,齊削衡山之北。內自量無械器以應二敵,即奉國而歸齊矣。

大家看過《管子》原著的,難免失望,這正是管仲有生之年沒有親手梳理自己的治國原理而造成的不可避免的杯具。《管子》雖然可以提供大量的佐證,但是沒有系統的理論,寫得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因此,閱讀《管子》要有明確的目的,比如我今天要搞清楚春秋時代是否存在民間貸款與貸款利息,如存在,那么春秋時代的民間貸款利率是多少,抱著這樣的問題去找,就能取得鮮活的資料豐富自己的知識,如此這般方才可讀《管子》。

姜小白和管仲的夢幻組合,發明了很多的搜刮天下錢財的劇本。雖則是2700年前的舊事,但是,后世只是換了演員和道具,他倆的劇本仍然在被使用。

比如:戴比爾斯和英美集團壟斷世界鉆石礦,通過拉抬鉆石的價格,搞全世界男人的錢。美國攻打中東,壟斷石油價格,搜刮世界財富。這些伎倆,管仲和姜小白有專利。

壟斷天下奇貨,拉抬價格,搜刮天下財富的典型代表作是《菁茅之謀》和《陰里之謀》。

大家知道姜小白在管仲的策劃下,用了二十年,終于取得了會盟天下諸侯的成功,就是成了霸主,但他這個霸主有些歷史問題。

因為,宋國是公爵,齊國是侯爵。公侯伯子男,所以,作為盟主的齊桓公心里邊有些虛,他得讓大家伙兒承認,他這個侯爵,已經不是侯爵,而是超~~~級~~~侯爵,他得證明自己行。

如何證明自己與眾不同呢?一天,姜小白對管仲說:“我TMD想明白了,我要搞運動!我必須帶頭掀起一場尊重周天子的運動,周天子窮的都快要飯了,我這么一尊重他,他能不感激我嗎,我這招兒叫尊天子以令諸侯!我真TMD是天才!”管仲說:“天才個屌,你以為宋國想不到啊,關鍵是搞運動需要經費,誰出錢?”姜小白一聽就萎了,原來就差錢。管仲說;“我有一陰招兒,不差錢,你這么這么,就成了”。

管仲讓姜小白去“陰里”這個地方鑄城,那里獨家出產一種美石(類似玉),這種美石是古代周天子制造王室祭祀專用璧的材料,姜小白修了三層城墻、九個城門,把陰里城防工事整的跟鐵桶一樣。姜小白讓玉工在里邊制作好石璧存著,石璧做了五種,一尺大小的標注面值一萬泉。八寸的標注8000泉。七寸的標注7000。珪中標注4000。瑗中標注500。為什么做這么多種類呢?因為天下諸侯繁衍了幾百年,越來越多,阿貓阿狗都自稱是諸侯后裔,都惦著粘粘封號的光,周天子家族蕭條,他們可是繁榮的不行。管仲做這么多石壁,就是要把他們一網打盡。

玉工做好了,管仲就去見周天子,說我家國君想搞尊周運動,號召天下諸侯齊來拜祭太廟,但是按照傳統禮儀,必須帶著彤弓和石璧覲見,否則不能進廟去,您可以批準么?周天子說:這次活動經費誰出?管仲說:我們齊國出。周天子說:快~~~去~~~~辦!!!還愣著干什么!!!

天下諸侯都沒有石璧,強搶又打不下陰里城,只好去買,結果天下諸侯的黃金被齊國搜刮無數,陰里的石璧倒是流通到了天下。這一次,齊國賺的錢多得八年都不用收稅。

這就是陰里之謀。

齊桓公賺足了錢,很同情周天子,對管仲說:周天子也沒經費,天子沒錢也是孫子,咱也得給天子弄錢啊。管仲說:這簡單,天下江淮之間有一小塊特殊的土地,獨家出產一種茅草,這種茅草品種獨特,每只都從根上長出三個分叉,這叫“菁茅”。這種茅是古代諸侯參與天子封禪大會必須的進門證,請周天子派人先把這塊地圈起來,然后號令天下諸侯:周天子要帶著大家去封禪泰山,梁父山,老規矩:不抱著一束菁茅的,不許進門。周天子如此去辦,結果,天下的黃金就開始象流水一樣流入周天子的口袋,菁茅一束就被諸侯炒到了一百斤黃金。周天子太有錢了,七年都沒有再要求諸侯進貢。

是為菁茅之謀。

齊國在管仲的治理下,十分富強,漢族在齊國的帶領下,諸侯團結,取得了對西狄和北戎戰爭的全面勝利(老馬識途就是這場大戰的事情),使北方游牧民族對中原的威脅得到全面抑制。否則,蒙古滅中華的事情,可能在2700年前就已經成為現實了,大家如果不信,可以聽聽孔丘說的:

一天,孔子跟子貢說:管仲輔齊桓公,國富民強,天下太平。我們中原人民直到今天還在享受著他倆留下的福祉。如果沒有管子,我們今天早被蠻夷滅了,咱們都得學習野蠻人的丑陋發型,穿蠻族的丑陋衣服啊。(2000多年后的清朝,孔子的噩夢成真)

管子這樣的人出生在中國,而不是外國,實在是我中國人的福分,中國如再有此類大才,何愁不國富民強。宋代大詩人李清照的爸爸李格非,一次路過臨淄遺址,寫下了《過臨淄》:

擊鼓吹竽七百年,

臨淄城闕尚依然。

如今只有耕耘者,

曾得當時九府錢。

這首詩成于管子死后1700年,齊國都城城闕依然存在,農夫經常能夠挖到姜子牙發行的九府環錢,齊國之盛,可見一斑。

言歸正傳:這一篇我主要寫姜小白和管仲以發動經濟戰爭為手段,征服其他國家的過程。過程雖然殘酷,但是,你會發現,齊桓公追求的最終結果,無非是樹立齊國的權威,他們二人是從來沒有幻想過篡改朝代的,鼓吹邪教殺人筑觀的事情,更是沒有干過。即使最后經濟手段不靈了,去打打殺殺,也是點到為止,很有喜劇精神,對方一服軟,這倆人馬上就收兵,絕不革命。說的直白一點,他倆打仗都是帶著女人去的,當然,不是女特種部隊,而是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美女。炮房就建在馬車上,仗打到哪里,炮就打到哪里。

最為過分的是有一次,他倆去征服一個大國(好象是宋國記不清了),管打前站,姜殿后,管走了一個多禮拜還在齊國邊境附近磨蹭呢(看這效率)。路邊一農夫荷鋤而歌,歌詞管大才子居然聽不懂!結果他被窩兒里的美女給他解釋了。妞兒還鼓勵管子啟用這個農民,結果農民不負妞望,僅憑一只舌頭,就把宋國君給弄服了(看人這口活!),咱能看出,管子泡的妞兒,那是什么學問,那是什么素質。也不難想象,管子打仗的獻身精神(事實上,他打仗經常第一個閃人,為此鮑叔牙記了他一輩子)。

老姜和老管自己泡妞爽了,還不忘記父老兄弟,特意為齊國官兵設立了隨軍妓院,齊軍待遇如此人性化,成為了當時世界上最文明的軍隊。(妓院\桑拿\洗頭房應該供的祖師爺是管子,怎么供關公呢?)

扯遠了,再扯就成黃色野史了,趕緊收回來。

齊國收服魯國、萊莒、楚、代、衡山,均是以輕重之策催垮對手的經濟。其中心思想,就是利用“天下下我高,天下輕我重”的陰謀原則,即將外國特產之國內價格抬高到比正常水平高的多的水準,使其變成單一經濟,生產力配比畸形成長,然后突然改變國際貿易規則,全面破壞外國的財政收入,最終迫使其完全成為經濟殖民地。

魯國是齊國的第一個障礙物,兩國近鄰,熱戰各有勝負,從經濟上催垮魯國,成為必殺的絕招。讓我們看看這個過程。

桓公說:我TMD看魯國不順眼很久了,很想搞定魯國,可怎么辦呢?管仲說:好辦,你用魯國特產的綈做衣服,你是齊國的天皇巨星啊,全國都追你,你下令齊國人不許自己織綈,必須買綈就行了。于是桓公就穿著綈做的衣服到處晃。全國人民都爭相買魯綈效仿。管仲讓魯國的商人把綈出口到齊國,一千匹價格三百斤黃金,一萬匹三千斤。魯國靠出口創匯賺了大錢,國家都不用對老百姓收稅了,財政十分富裕。十三個月后,管派特務去魯國偵察,發現魯國的人民太忙了,國家太繁榮了,城市里交通堵車,人都得慢慢挪著走。管仲說:哼,魯國完了。桓公問:我操,他們這么繁榮,怎么就完了?管子說:請您以后不要再穿綈,也不要讓老百姓穿了,咱跟魯國斷交,你看看結果吧。十個月以后,管仲再次派特務去偵察,發現魯國人餓死的很多,魯國政府命令老百姓趕緊去把綈廠破產了改種糧食,但是,糧食三兩個月根本長不成熟,魯國糧食價格漲到了齊國的十倍。兩年后,魯國的老百姓60%都移民到齊國了,三年以后,魯國投降了。

收拾萊國,用的是把萊國特產的柴抬高價格大肆進口,結果萊國為了出口創匯,荒廢了農業,結果是兩年后,萊國糧食價格是齊國的三十七倍,70%的萊國老百姓都移民到了齊國,萊國只有投降。

收拾楚國,是進口楚國的鹿,過程一模一樣,楚國糧食因此貴了四十倍,楚國老百姓移民的40%,楚國也只有降了。

收拾代國,是進口代國特產的傳說中的白色變異狐貍,代國最慘,一只都沒出口,國家就破產了,據說管仲給進口這屌狐貍制定的價格,高的令代國國君都不上班,親自出馬進山逮狐貍去了,結果,黃的有的是,白的兩年一只都沒逮著,國家沒糧食沒軍隊(都進山當獵戶去了),被速滅。

出口創匯,在春秋時代,很容易被姜小白和管仲忽悠成國家財政吸毒。

在今天,我們必須深思身邊是不是也發生了類似的情形,只不過,表現形式更加復雜,表現過程更加漫長,國家間“天下下我高,天下輕我重”輕重之術的本質,確是亙古不變的真理,2500年后的GDP到底是不是2500年前的那只白狐貍,又有誰知道。

管仲實在是太牛了,讀通了《管子》之后,你就發現,美聯儲+美國政府,今天做的事情,都是在copy咱的祖先而已。只可惜我們自己守著這么一座大金山,卻沒有學好,這是多么讓人悲哀的一件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