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2月26日

英國退歐出大事了?

民調顯示支持與反對力量均衡增加不確定性,英鎊貶值以及英國CDS上升已反映市場對此的擔憂;由于英國與歐盟之間關聯度高,退歐導致貿易、投資活動壁壘上升,進口成本上升,進而拖累英國與歐盟經濟。同時,削弱歐盟作為一個整體的政治話語權;對全球市場的影響在于:在當前全球經濟前景黯淡的背景下,進一步加劇對發達經濟體的擔憂,不定時的風險因素。

英國退歐的來脈

我們在1月6日的報告《2016年的五只”黑天鵝“》中指出,英國退歐可能會成為2016年的一個不確定因素。作為卡梅倫競選時的一個承諾,這一事項在保守黨贏得大選后被提上議事日程。近日,卡梅倫宣布,英國將于2016年6月23日舉行全民公投決定英國是否退歐。

如果英國退歐的經濟影響

與2012年希臘退歐風波時的情形類似,要匡算英國退歐對各方的經濟影響是很困難的。定性的來看,我們認為影響至少包括兩個方面。

經濟層面:恢復摩擦成本,對英國以及歐盟都將形成負面拖累。歐盟首先是一個經濟聯盟,其包含歐盟參與國內部在貿易、投資等方面的優惠合作約定。而當前英國與歐盟之間的經濟往來已非常密切。英國的出口中接近一半來自對歐盟的出口。反過來,歐盟對英國是順差,其中德國和荷蘭是英國最重要的逆差國。而從投資來看,歐盟對外FDI存量中英國占比10%,而英國對外國際投資頭寸中歐盟占比近40%。一旦兩個經濟體之間的經濟聯盟破裂,則意味著這些貿易之間的稅率上升,同時非稅貿易壁壘上升,投資優惠消失,進而導致貿易以及投資需求下降,同時進口成本上升。無論是對于英國還是歐盟經濟體來說,都將形成負面的經濟拖累,因為這實際上是一個恢復摩擦成本的過程。

政治層面:政治影響力下降。英國退出歐盟將影響歐洲作為一個整體的影響力。從歐盟建立以來,歐洲成為美國以外的第二大經濟體,在世界舞臺上的話語權大幅提高。如果英國最終決定退出歐盟區,勢必會引發全球對歐盟整體影響力的質疑,甚至可能導致其他國家效仿英國提出退歐的要求。

政治不確定性上升導致風險上升

從民調情況來看,英國民眾中支持與反對退歐的力量始終非常均衡,這使得英國退歐這一事件不確定性較高。近期倫敦市長表態支持退歐,使得這一風險進一步上升。從金融市場表現來看,英鎊貶值、CDS大幅上升均反映出市場對于這一風險的擔憂。我們認為,未來幾個月這一事件將持續反復(參考2012年希臘退歐時的情形)。

我們在2月14日的報告《近期金融市場波動反映了什么?》中指出,近期全球市場的不穩定來源于對全球增長的擔憂,尤其是修正前期對發達經濟體增長的預期。而英國退歐的不確定性可能將傳染至英國以及歐洲的信心數據進而可能傳導至硬數據(最新一次的英國貨幣政策會議已承認英國退歐事件已影響到投資信心),這可能加劇市場對于發達經濟體經濟前景的擔憂。在當前極不穩定的全球金融市場中,這將是一個不定時的風險因素。

對于新興市場而言,如果市場的擔憂升級而進而導致風險偏好下降,新興市場風險資產也將受到拖累。但考慮到其更直接沖擊的是發達經濟體經濟前景,因而發達市場風險資產可能在這個過程中被拖累的程度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