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1月09日

外匯大師經典案例之伯納德·奧佩蒂特

巴黎巴銀行隸屬于巴黎巴集團,這是一家國際性銀行,在全球60多個國家設有分支機構。巴黎巴集團的總資產超過2690億美元。伯納德·奧佩蒂特是巴黎巴銀行全球股票衍生性交易的主管,主要是從事股票選擇權與指數選擇權等衍生性產品的交易,涵蓋所有的主要市場以及一些新興市場,例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與大部分的東南亞國家,現在又增加了匈牙利、俄羅斯與波蘭。

 

外匯大師經典案例之伯納德·奧佩蒂特

一、伯納德·奧佩蒂特:背景

“十七年前,剛從學校畢業,我就進入巴黎巴工作。最初任職于巴黎巴的技術部門,但這段時期并不長。當時還處于資訊科技發展的初期,個人電腦很不普及。1982 年到1987年之間,我在巴黎總公司從事投資銀行的業務。在這段時期,我針對一家我們擁有25%股權的保險公司進行交易,這家公司的其余股份是由一般大眾持有。當時,爆發了一場股權爭奪戰,從戰役開始到結束,股價上漲了400%。

這是1986年的事情。我對自己說:‘我應該想辦法進入風險套利領域,我應該尋找另一個并購的潛在對象。’1987年,我被調到紐約。1990年開始,主管紐約地區的業務,一直到1995年為止。”“接下來,我主管整個集團的衍生性交易業務,據點延伸到倫敦與亞洲。我們非常穩定地賺了不少錢,但從來都沒有打算提高公司的知名度,因為我們不準備對外募集資金。所有的交易都使用巴黎巴本身的資本。當時,我的名字經常在紐約上報。”

“我主要是尋找特殊的交易機會,包括:合并、并購、破產和各種各樣的公司重組,通過非常開放的態度,從事各種股票、選擇權與債券的交易。有一點非常重要----我們始終采用從下至上的方法。從來沒有任何從上至下的案例。每筆交易都是針對特定公司進行。我們有興趣的是特定公司發生的特定事件,我們要的就是這些,對象是某個人希望這么做或另一個人希望那么做。

就是如此,我們絕對不會因為利率、匯率等總體因素或總體趨勢發生變化而進行交易。”“我從事這方面的工作長達八年,兩年前被調到倫敦,主管全球的股票衍生性產品交易。我之所以接受這個職務,主要是因為可以繼續從事風險套利交易。我負責管理紐約、倫敦、巴黎、新加坡、東京與香港的40多位交易員,他們都是世界最頂尖的選擇權交易員。”

二、風險套利

“習慣上,風險套利都被視為合并與并購的相關套利交易,我們最初也是這么做,但目前我們所謂的風險套利已經不局限于這個領域,還包括各種證券價格受到嚴重打擊的交易機會,只要任何公司事件可能造成重大的價格變動,而且我們可能因此而受惠,就成為風險套利交易的潛在對象。”“就目前發生的美國煙草公司訴訟案件來說,這與公司并購沒有特殊的關聯。法院與國會都有持續性的發展。

煙草公司的動作不斷,原則上已經算是血淋淋的殘酷戰場。一方面是煙草公司,它們希望保護自己,避免承擔各種潛在的責任與風險;另一方面是主管當局、政府、法庭與許多禁煙分子構成的利益集團。”“這場戰爭的結果勢必影響煙草公司的股價,涉及數百億美元的金額。所以,只要你掌握得準,這就是賺錢的機會。在一筆典型的風險套利交易中,我們會保持非常開放的態度,研究每種可能的發展,從這個角度針對煙草或其它股票進行交易。”

“當然,這也可能是方向性的交易。如果我們認為煙草公司將贏得下一場戰役,就會做多煙草公司。反之,如果我們判斷對方將贏得下一場戰役,當然就會站在空方。如果我們相信下一場戰役的結果將導致股價暴漲或重挫,就可以買進跨形交易(同時買進相同數量的買進選擇權與賣出選擇權。

只要股價發生任何方向的重大變動,買進跨形交易都可以獲利,細節部分請參考附錄)。反之,如果我們判斷這場戰爭短期之內不會有任何結果或選擇權的價格太高,就可以銷售跨形交易。我們的態度非常開放,沒有既定的立場:只要勝算足夠高,我們不排斥任何交易機會。總之,這就是我們十年來從事的業務。”

從下至上的分析:掌握勝算的專家

伯納德·奧佩蒂特在上文中強調,主要的對象是個別公司,他研究一家公司,成為這家公司的專家。相反的策略則是從上至下,首先分析國家政策和產業,然后才是個別公司。奧佩蒂特花費無數的時間研究交易對象,竭力掌握公司管理階層、股東、員工、往來銀行、債權人、債務人以及該公司股票交易者的心態。他盤算后續的可能發展與股價反應。通過這個角度切入,直接歸集資訊,勝算自然超過那些依賴二手資訊的分析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