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盤點10位金融界“厥功甚偉”的交易員

對于那些在市場里為自己與他人能賺到百萬、億萬的真正成功交易者來說,交易成功的根本是什么呢?

這些為人熟知的大玩家們總能夠打破常規,在長期的交易事業中保持難以企及的業績。他們是對整個金融交易界都有著深遠影響的人。這些交易者中,有的謙遜至極,有的酷愛炫耀。無論怎樣,在他們的成中,都有著無與倫比的自信,這份自信也最終鑄就了他們輝煌的金融交易歷史。

1.Marty Schwartz

自1979年改做專職交易以來,每年都有巨大比率的獲利。然而,他做得如此之好,資產凈值從來沒有超過3%的月度虧損。在斯坦福大學Norm Zadeh教授主持的美國投資錦標賽中,他的表現簡直令人吃驚。在每期為時四個月的錦標賽中,十次中他參加了九次,他賺的錢比其他所有交易者加起來的都多。九次競賽的平均利潤是百分之210(非年率)!在參加的一次年度競賽中,他的紀錄是獲利781%。

我從一個輸家轉變成一個贏家,是在我能夠把自我需求與賺錢分離開來以后,在能夠接受錯誤現實以后。在那之前,承認我自己錯了比虧錢更難堪。

當我成為贏家,我從“我分析出來,所以不會有錯”到“我分析出來,但是如果我錯了,我會跳出苦海,因為我想保護我的資金,繼續下一次交易。”

2.Bruce Kovner

可以有理由說是世界上最大的銀行間貨幣交易商和期貨市場交易商。僅在1987年他就為自己和基金投資者獲利超過3億美元。早于1978年,投給Kovner的2,000美元,十年后值100萬美元以上。

Michael Marcus告訴我一句話很關鍵:你必須愿意有規律的犯錯誤;這根本沒錯。他說,做最佳判斷,錯了,再做最佳判斷,錯了,還是做最佳判斷,那么,你的錢會翻番。

只要開倉,我都預設止損。只有這樣我才能安然入睡。入市前就清楚在哪里離場。交易的頭寸大小由止損定,而止損決定于技術上的依據。我從不考慮別人是否會用同樣的止損位置,因為,如果我是對的,行情走不到那里。

3.Paul Tudor Jones

他獲得的成功被多數人認為是不可能的事。連續五年,三位數的回報,而資金縮水很少。1984-1988,將150萬的帳戶變成三億三千萬。

棉花的交易幾乎斷送了我的交易生涯。就在那時,我對自己說,“愚蠢先生,為什么一次交易冒足所有的風險?為什么在你的生活中不追求快樂,卻尋求痛苦?”

我不得不學習紀律和資金管理,下決心在我的交易中要非常自律,并且有效率。

在我的日交易里盡量讓自己快樂和輕松。如果我有頭寸正對自己不利,馬上離場;如果有利,繼續持有。總是思考(可能)虧錢而不是賺錢的事。不要專心于賺錢;而應該專心于保護你所擁有的。

4.David Ryan

自1982年他為William Neil工作。1985年,在斯坦福大學Norm Zadeh教授主持的美國投資錦標賽中奪冠而聞名。在整三年的綜合回報達到異乎尋常的1379%。

在交易市場你變得越自律,你會做得越好。小道消息和流言聽得越多,錢很可能虧得越多。

我的勝率只是一半對一半,因為我割損非常及時。我允許最大的虧損是7%,通常我更快地從虧損的股票中脫身。一年中我在少數價格漲了一倍、兩倍的股票上賺到錢,這些買賣中的獲利輕易蓋過所有的小虧損。

我能給的唯一最重要的建議是,從你的失誤中學習。這是成為成功的交易人的必由之路。